广东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 期货配资 中心 - 旅游 - 健康 - 情感 - 娱乐 - 魅力 - 民生 - 国际 - 房产 - 家居 - 美食 - 时尚 - 教育 - 体育 - 民营 - 理财 - 小记者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乐清网 > 正文
小说:美女的贴身杀神首发
第二章劫匪、菜警、倔强女孩

  两天后的中午,烈日当头。

  湘南省C市宝乡县的客运站内人潮涌动,趁着五一假期回乡探亲的人们脚步匆匆,虽满头大汗却依然大步向前。

  在人潮里,徐天一身白色休闲打扮,戴着墨镜,背着行李包,大步流星的向出站口走去。

  身材修长的他表情冷峻,邪魅的气质在人群中很是扎眼,引得从旁走过的女人不时向他看来。

  没有理会这些炽热目光,徐天径直出了车站,来到了公交站台。

  ‘八年没回来了,没想到县城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啊!\’

  在路边等待着公车,徐天看着街道两边熟悉的建筑,心中感叹起来。突然,一段配资公司 自己的谈话传入了耳中,他没有侧目,站在原地较有兴趣的倾听着。

  在他身侧不远的地方,两名年轻靓丽的女孩正贴耳私语着。

  其中一名长发娇艳的女孩对身边稍矮一些的同伴说道:“小丽,你敢不敢去向这个帅哥要电话号码?”

  “这有什么不敢的!”名为小丽的女孩狡黠的笑了笑:“不过,我帮你要了号码你给我什么好处?”

  “好你个小丽,竟然趁机敲诈我!”娇艳女孩不满的掐了小丽几下。

  “好,好,好!你别掐了,我去,我去!”小丽说着便走向了徐天。

  听完两人的谈话,徐天莞尔一笑,还没等小丽走到近前,便转过身去面向了她,嘴角轻启,露出了一口白牙,如沐春风般的笑道:“不好意思,我才回国,没来得急办号码。”

  “啊!”

  被徐天抢先发问,小丽面上一阵错愕,面对徐天的笑容,向来脸皮厚的她脸上竟不由得都有些发烫,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你都听到了?”

  “嗯。”徐天轻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还有其他的配资开户 方式吗?”小丽虽然面上有些羞红,但还是不肯放弃。

  “没有了。”徐天摇了摇头,仔细的观察着小丽的表情,当看到她有些失望的时候,话锋一转,又说道:“我现在正急着打电话,你能把你的手机卖给我吗?你卖给我了我就有电话号码了。放心,我会付你钱的!”

  “啊?你要买我的手机?”小丽又错愕了,完全跟不上徐天的思维模式。

  “是的!”徐天点着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钱,不由分说的递到她的手里,将她拿在左手的苹果5S手机轻抽出来,拿在了自己的手中。

  小丽看着手里的一叠百元大钞又看了看徐天微笑的脸,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正巧这时徐天一直等待的7路公车过来了。他连忙向小丽请教了手机解锁的密码,然后向她挥了挥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快步登上了公车。

  徐天走后,一直在小丽身后不远处的娇艳女孩走了上来,向她问道:“怎么样?要到手了吧?”

  小丽看了看手里的钱,又看了看远去的公交车,不知如何作答。

  此刻,她只想静静…

  7路公车上,人不是太多,却没有了座位,仅有的几张空位都被人放上了行李。

  徐天上了公车,摘下墨镜四处瞟了一眼,便将车内的环境尽收眼底,他没有去寻找座位,而是拿出手机,背着背包静静的站在了过道里。

  正准备拨打电话,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了扯,徐天连转过头去。

  扯他衣角的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年纪不大,十八左右,身穿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仔裤和一件劣质T恤,怀里则抱着一个老旧并隐约散发着中药味道的褐色帆布包。

  从女孩的穿着可以看出,家里条件肯定不好。

  两人对视,在徐天疑惑的眼神中,女孩红着脸站了起来,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哥哥,你背着这么大个包,肯定很累吧?我让给你坐吧。”

  “谢谢你啊,不过不用了,我的包不重,你自己坐吧!”徐天微笑着摇了摇头,谢绝了女孩的好意。

  他身上的背包看起来很大,其实并没有装多少东西,对他来说完全不是负担。而且,让他去坐一个柔弱女孩给自己让出的座位,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

  “好吧。”遭到拒绝,女孩咬了咬嘴唇,慢慢坐了回去。

  突然,女孩身后传来了声音,一个坐在女孩后两排座位上闭目假寐的俏丽女郎睁开了眼睛,将身边占着座位的物件拿开,对徐天说道:“你坐这里吧!”

  这次徐天没有拒绝,对女郎说了声‘谢谢\’,大方的将行李靠在座位边,坐在了座位上。

  看着徐天坐上了座位,俏丽女郎没再说话,又闭上了眼睛。徐天则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没几秒,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有些懒散的男声:“喂,哪位?”

  听到这个倍感亲切的熟悉声音,徐天破天荒的调侃了一句:“是我,蛇!你这臭小子在干什么呢?”

  蛇,是他在黑暗世界行走时所用的称谓,一个令各路枭首闻之色变的名字。

  确认了徐天的身份,电话那头语气瞬间一变,变得有些振奋起来:“蛇哥,你在哪里?我手机上显示的怎么是华夏的号码?你是不是回来了?”

  “是的,我回来了。”徐天满脸笑意。

  电话那头的人名为‘刀\’,是徐天成为职业杀手之前在死亡训练营训练时所结交的生死兄弟,只有在和他说话的时候,徐天才会如此放松。

  “真回来了?”‘刀\’有些不确定的再问了一次:“据我所知,签下卖身契的人组织是不可能放走的啊!莫非…”想到那个后果恐怖的结果,‘刀\’有些说不下去了。

  与被贩卖到训练营的徐天不同,‘刀\’本是华夏某个大家族族长的私生子,因为在家族中备受排挤,不甘收人凌辱的他为了能够获得与其他同族抗衡的资本,才苦求他父亲送他来到了训练营。

  三年前,‘刀\’终于成了气候,被他父亲接了回去,在家族中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

  而徐天则继续留在了组织里面,继续过着磨灭人性的杀戮生涯。

  谈到这件事情,徐天脸上笑容渐渐散去,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回答道:“是的,我叛逃了。”

  “…”听到答案,电话那头的‘刀\’沉默了,半晌,他才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目前为止还没有打算,先回家陪陪…”

  正说着,徐天突然停顿了下来,瞳孔微缩,目光牢牢地锁定在了两名刚上车的中年人身上。

  在和‘刀\’交谈的时候,公车在一处站台停靠了一下,这两名中年人便是那时上的车,起初徐天也没注意,但当这两人走近之后,徐天便从两人腰间隐现的凸起看出了端疑。

  徐天话语的停顿让‘刀\’有些意外,他有些费解的问道:“怎么了?你那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几只跳梁小丑罢了。”

  短暂紧张过后,徐天又放松了下来,略带不屑的说道,一边和‘刀\’闲聊着一边将目光向车厢内的乘客扫去。

  很快,一个靠窗座位上的男子又引起了徐天的注意,这名男子的表现和常人没有不同,但他不经意间和两名中年人的眼神交流却出卖了他,徐天很确定他也是劫匪其中的一员,甚至就是匪首。

  确定了劫匪数目,徐天便收回了目光,一心一意打起了电话,压根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几分钟之后,公车驶入了一条相对偏僻的公路,劫匪终于有了动作。

  藏在座位上的匪首没动,另两名过道上的劫匪一前一后走到了车的两端,其中一名身材高瘦的劫匪来到驾驶室的位置,突然从后腰掏出一把黑星手枪,对准了司机的头部,喝道:“停车!”

  司机大惊,狠狠的踩住了刹车,公车‘嗤\’的一声停止下来。

  突来的急刹让车上的乘客一阵骚乱,一些脾气火爆的人更是破口大骂起来,全然不知道这辆车已被劫持了。

  车内的吵闹让手握黑星的劫匪一阵皱眉,他猛地一枪托砸在了一名不明状况还在咒骂的青年乘客头上,大喝道:“都TM给老子闭嘴…!!”

  “啊…”青年一声惨叫,全不复刚才骂人的风采,捂着血流如注的脑袋哭嚎着靠在了座位上。

  黑星劫匪一脸厌恶的看着青年乘客,手枪抵在了他的头上:“一点小伤小痛你叫你MGB啊?再叫信不信老子嘣了你?”

  青年乘客被手枪指头,吓的连忙收住了嚎叫,双手捂嘴低声抽泣了起来。

  “真他娘的不男人…”黑星劫匪摇了摇头,手枪又指向了别的乘客,大声说道:“这辆车现在已经被劫持了,所有人将身上的钱财都交出来。”

  他话一说完,车尾另一名劫匪便将背上的空背包解了下来,拉开拉链挨个收钱。

  此时,车内的乘客已经完全明白了状况,大多都心惊胆颤的乖乖听话,将钱包和金银首饰交了出来,只有一些少数抱有侥幸心里的还在观望。

  从劫匪上车,到劫车抢钱,徐天全程都在打电话,直到现在他依然是神态自若的与‘刀\’在通话之中。

  电话那头,‘刀\’笑着调侃道:“蛇哥,你的运气可真够好的呀,一回来就遇到劫车,怎么着?要不要出手?”

  “确实是够倒霉的!”徐天嘴角也泛起了一丝苦笑:“看情况吧,能不出手尽量还是不出手,我是真不想惹…”

  说话间,车内又出现了新的状况,徐天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话说到一半又停止了下来。

  在他身前两排的座位上,之前给他让座位的柔弱女孩死死的拽着怀中的老旧帆布包,与那名负责收钱的劫匪拉扯着。

  “草泥马的,给劳资放手!”

  劫匪拉扯了两下,烦躁起来,一巴掌向女孩的脸扇去。

  “啪…”

  一声清响,女孩清秀的脸上多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疼痛的泪水利时便从她脸颊滑了下来,可她还是没有妥协,依然倔强的死死抓着帆布包。

  “你MGB的,还不放是吧?”

  女孩的倔强让收钱的劫匪更加愤怒了,他从后腰抽出一把黑星,对准了女孩的头部,狠声说道:“劳资数三声,不放劳资就嘣了你!”

  “阿豹,算了吧!”见同伴动真怒真要杀人了,黑星劫匪赶紧劝说道:“咱们只求财,伤人可以,但杀人就没必要了吧?”

  “我杀不杀人不用你管,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干完这票之后就分道扬镳。”收钱的劫匪没有理会同伴的劝说,瞪着眼睛枪指着女孩,语气森寒的说道:“三”

  “姑娘,你就放手吧,命比钱重要。”黑星劫匪见劝说没有效果,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劝起了女孩。

  “这是给我妈治病的钱,不能给你们…”

  女孩紧咬着嘴唇,泪水不住的从脸颊滑落,即使害怕得手脚发抖,也不肯松开手中的布包。

  “哎…”黑星劫匪叹了口气,摇着头看向了别处。

  “二”

  稍做停顿,又是一个字符从收钱的劫匪口中蹦出。

  可女孩还是没有松手。

  此时,车内所有的乘客都摒住了呼吸,不少人都不忍的闭上了双眼,却没人有勇气站出来制止劫匪。

  没有人注意到,在女孩身后不远的座位上,徐天的眉头已经皱成了疙瘩,双目中更是泛起了森然的杀意。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杀掉这个劫匪。女孩的倔强触动了他心底深处仅剩的一点良知,他实在不愿看到处于花样年华的少女就这样被损毁。

  “呵呵,忍不住要动手了吧?三年没见,看样子你的心境还是没有变化啊!”电话那头的‘刀\’似料到了徐天将要做些什么,轻笑着调侃着,笑声中隐隐带着一丝宽慰。

  这一次徐天没有回话,而是用空闲的左手从皮带头上抽出一根细长的铁钉,钉尖向内的夹在了指缝里。

  “八年生死边缘的挣扎,依然能够维持本心,这是你最令我尊敬与崇拜的地方。”

  徐天的不言语让‘刀\’更是笃定,他感叹了一句,说道:“先不说了,你先忙着,晚点聊。”

  “一”

  就在这时,最后一个字符从收钱劫匪口中吐出。

  徐天来不及回应“刀”的话语,猛的将手机向劫匪脑袋掷出,从座位上弹射而起,如出膛子弹般飞速向他冲去。

  “啊…”

  突然被未知物体砸中脑袋,收钱劫匪身形一偏,惨叫出声。

  还没等他找回重心,徐天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夹着细钉的左手狠狠的握在了他拿枪的手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收钱劫匪的右手血流如注,手中的枪也落在了徐天手里。

  “砰…”

  手枪入手,徐天没有一丝犹豫,对着黑星劫匪就是一枪,击中了他握枪的手。同时左手后拉,被铁钉穿入手心的收钱劫匪嚎叫着随着徐天的动作移动,挡在了他的身后。

  电光火石之间,两名劫匪已被制服,徐天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了一直藏身于乘客中的匪首。

  此时,匪首已经站了起来,手枪高举,瞄向徐天,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怎么不开枪?杀了他,你就能杀了我。”徐天站在收钱劫匪的身后,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匪首,一步一步的拉着身前的挡箭牌往黑星劫匪的方向退去,将他掉落的手枪踩在了脚下。

  匪首面色铁青的将手枪抵在了身旁一名被吓得腿脚发软的妇女头上,咬着牙对徐天说道:“放了他,不然我就把这个女人杀了!”

  “杀了这个女人,你的同伴肯定得死!”徐天丝毫不理会匪首的威胁,淡然的说道:“放了这个女人,我让你们走。”

  “笑话,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放我就放?”匪首嗤笑一声,手中的枪握得更紧了:“我再说一次,放了他,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女…”

  “砰”

  匪首话没说完,突然响起一声枪响,随着枪声响起,他的眉间突然绽放出一朵血花,身形也无力的向后仰躺下去。

  突如其来的枪声让车内所有人都怔住了,不少心智脆弱的人都接受不了这份血腥的残忍,惊叫干呕起来。

  徐天也很是惊诧,连往枪声源头看去,只见原本一直被他忽视在身边的俏丽女郎此时正双手微颤的将一把小巧的左轮手枪收回挎包里,深呼吸着向他走来。

  来到徐天身前,女郎掏出一张证件给徐天看了一眼,面色有些涨红的结巴着说道:“先…先生你…你好,我…我是南城分局的唐嘉怡,你枪法和身手这么好,一定是警察或是军人吧?”

  看着女郎的举止,徐天有些好笑,他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背着手用衣服将手枪上的指纹擦去,丢在地上,轻笑着反问道:“你才做警/察不久吧?。”

  “啊?”正准备给收钱劫匪上手铐的唐嘉怡闻言面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徐天:“先生你真厉害,这都能猜到,是的,我才上班一个礼拜。”

  徐天笑了笑,没再言语,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往座位走去。

  “站住,不准跑。”

  突然,身后传来了唐嘉怡的声音,徐天转过头去,正好看到黑星劫匪往车外奔跑的身影,而唐嘉怡则在后面猛追。

  “到手的鸭子都能让他飞了,真是个菜鸟。”徐天无语的摇了摇头,从座位上拿起背包,往车外走去。

  走过倔强女孩身边的时候,徐天看了她一眼,而她也正看着徐天。

  眼神交汇,女孩才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泪眼婆娑的说道:“谢谢你,大哥哥!”

  徐天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摸了摸她的脑袋,微笑着说道:“别哭,要坚强!”

  “嗯!”女孩狠狠的点了点头。

  冲女孩挥了挥手,徐天在全车人的注视中下车离去。

  女孩的目光一直紧紧追着他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视野中才收回。


更多精彩:
http://www.kltylpt.com/

  精彩图片
TOP承认因受女星诱惑吸毒  称压力过大导致吸毒!
TOP承认因受女星诱惑吸...
讴歌MDX高强度轻量化车身解读
讴歌MDX高强度轻量化车...
  热点专题
·讴歌MDX高强度轻量化车身解读
·王海波当选为资阳市监察委员会主任
·盐津铺子涉嫌传销 开保时捷卖蛋糕月入数万?
·赵又廷《搜索》裸身出镜 王珞丹脸红偷瞄
·在日中国留学生体验穿和服 感受日本传统文化
·林宥嘉即将入伍 对丁文琪有信心不怕情变
·巨矮爆挫十大男星却人气飙升的绝密技艺
·下一代太阳自适应光学技术让太空“天气预报”更精准
·狂野男孩马可华丽转型化身为六界第一美男
·陈可辛拍摄催泪短片:春节、团圆、春运,是我一直想拍的
  热门期货配资
·大理“猥亵客人客栈老板”被封店驱逐引热议律师称不妥
·TOP承认因受女星诱惑吸毒 称压力过大导致吸毒!
·讴歌MDX高强度轻量化车身解读
·香奈儿又出新款! 钱兜子保不住了, 明玉同款色号打CALL!
·外媒:解放军将首次参加白俄罗斯独立日阅兵式
·雎冉自退役之后, 首次亮相, 因伤病无法继续打球
·“谢大脚”于月仙露天搭台演出天突降大雨(图)
·王海波当选为资阳市监察委员会主任
·盐津铺子涉嫌传销 开保时捷卖蛋糕月入数万?
·赵又廷《搜索》裸身出镜 王珞丹脸红偷瞄
Copyright sjhcpr.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期货配资 ﹑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乐清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台广证002号  浙ICP备09050798  浙新办(2002)11号